草原修复不是简单地撒下草种

www.w66.com-休闲娱乐网站 /2019-05-06来源:中国绿色时报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  中国绿色时报5月3日报道(记者 刘秉承 本报记者 果叮咚)  一场春雨过后,内蒙古草原上的野花开始在微风中摇曳,青草的味道让羊群有些亢奋,草原上的昆虫又活跃了起来……在中国农业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副所长林克剑的眼中,草原自然和谐的场景是最迷人的。林克剑在电话中对记者说,保护草原是内蒙古生态系统保护的首要任务之一。实现“人与自然和谐共生”,就是要保持草原自身、生物系统、人与自然3个方面的平衡。 
  要恢复一片草原,而非种一块草坪
  草原就是大面积上分布着多个草种的土地。如果否定多草种共生这一多样性,其统一性也必将随之丧失,草原将不是草原,而是一块草坪,这也是为什么草原修复不等于简单种草的原因。
  想让一块土地上长出草很简单,只要将草籽撒下去,地面很快会变得绿油油的。但这并不是草原修复,而是种草坪,并且这对草原生态保护也是一种破坏。林克剑说,每种植物的根系周围都会形成微生物群落,在与植物共生中它不仅能帮助植物获得必要的养分,其自身获得的发展肯定会使它成为优势微生物。微生物是会扩散传播的,一旦该植物形成绝对优势,土壤中将遍布与该植物共生的微生物,其他植物有的会受益,有的则会受到威胁。这种现象在生活中随处可见。比如生长蒲公英的地方永远是一片蒲公英,有车前草的地方永远是一群车前草,虽然其中也会有一些其他草种,但它们永远是零星的、分散的,且长势比其他群落中的同类弱小。
  恢复一片草原并不简单。
  目前,不缺资金、不缺技术、不缺机械,缺少的是适宜生态修复用的草籽,也就是草业专家常说的“种质资源”。按照林克剑设想的标准,在一块草原上如果原生有50种草,那么至少要恢复40种,达到80%的草种比例才算符合草原生态质量要求。而且,不同地区的种质资源不能混用,例如呼伦贝尔产的种质资源甚至在呼伦贝尔地区都非全部适用,只能种在类似原产地的生态修复区。
  此外,草原修复所需种质资源的数量是惊人的。据了解,修复15亩草原就需1亩的种质资源。目前,仅以内蒙古自治区恢复用量计算,种质资源缺口达10万吨。由于缺乏种质资源,在内蒙古采用最多的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是在雨季时追加肥料,给草“吃下小灶”。但这要看老天爷的眼色,雨水小或不下雨,追肥可能毫无作用。
  目前,内蒙古自治区已经形成以草原所和蒙草抗旱为代表的研产联盟,其采集并生产了大量种质资源,现在需要的是耐心等待这些种质资源尽快地发挥作用。
  若非成灾,不去灭鼠
  草原鼠难道被人们冤枉了?
  人们通常认为,草原鼠对草原的危害最大。其实,草原鼠根本不会破坏水草丰美的草原。草原所专家们道出其中的原因:草原植被越好,鼠越少;植被越差,鼠越多。
  原因无他。草原鼠是一种会放哨的动物,植被覆盖度高了,放哨的视野就会受到影响,难以发现天敌。植被覆盖少的地表,视野好,草原鼠才能更好地发现天敌。所以,一旦草原恢复起来,草原鼠就会立刻搬家,植被良好的草原“威胁”着它们的生命安全。
  草原鼠会捕食吃草的昆虫。如果鼠没了,吃草的虫就会多起来。鼠也喜欢打洞,地下的土被翻上来时,有利于上下土层的交流。鼠洞很深,但绝大部分情况下不会对草的根系造成伤害。而且,越是鼠洞上方,草越长得越好,这是因为空气冷凝补给了鼠洞顶上土壤的水份。
  不仅是鼠,即便是蝗虫,如果没有成灾,草原所的专家也不主张人为消灭。
 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人类永恒的话题。一个健康的生物系统,其食物链应当是一个金字塔形:草在底层,接着是食草的昆虫和动物,然后是食肉动物。鼠类是杂食性动物,位于中上层,如果它们被人为大规模消灭,最直接的影响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隼类、枭类因鼠少而减少。
  羊吃多了不是好事,不吃也不是好事
  在草原所专家看来,保护草原并不等于完全禁牧。
  这是一个很直观的例子:韭菜是需要割的,如果不割反而长不好。草、灌木和韭菜的特性完全一样,只要牛羊吃掉植物本体的40%以下,不但不会影响草的生长,反而会刺激草长得更好。林克剑说,这是植物应激反应的本能,也是牛羊在草原生态系统中发挥的作用。根据研究,牛羊对草原造成破坏的时间,仅在它们出圈或回圈的一个时间段内,其他时间虽然也在啃草,实际吃得并不多,但却有利于刺激植物生长。
  草原所的专家对牛羊吃草对草原生态的影响多持正面观点:一株植物从死亡到腐烂再变成有机质,如果完全靠自然的力量,这个过程会非常缓慢。牛羊吃草,草变成粪便排出,分解后归还大地。这个转化速度与自然分解相比,其效率是惊人的。因此,如何实现草畜平衡,以及以何种标准衡量草畜是否平衡,则成为草原所的一个重点研究方向。
  林克剑认为,禁牧补贴或许并不是一种最理想的做法。一是监管力量薄弱,私自放牧管理难度大。二是补奖资金仅占牧民收入的10%-15%,远不及牛羊数量增加获得的收益,其对牧民的激励作用并不明显。三是衡量标准过于单一,仅以亩数和牲畜数挂钩,难以衡量生态质量。
  这就造成一些牧民一边领着奖补,一边把部分奖补款用于购买牲畜,禁牧的草场质量或许能得到一定好转,但不禁牧的草场的牲畜数量严重超载,让草原休养生息的政策措施并未完全释放功效。为此,林克剑提议:要变补奖为补偿,即由专业人员对草场生态质量进行评估,规定恢复的标准及年限。如在规定的时间达到规定的标准,将发放补偿款,否则不予发放。考虑到生态质量的高标准,林克剑建议补偿标准应相应提高。
  草原生态质量恢复标准目前尚无定论。为此林克剑呼吁,应尽快形成一套科学的草原生态质量保护标准,使这一工作有据可依。